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姚家洼 > 为了姚家洼老房的百万拆迁款四兄弟反目成仇待化解

http://votemccart.com/yjw/267.html

为了姚家洼老房的百万拆迁款四兄弟反目成仇待化解

时间:2019-07-06 07:21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打骂的几位都姓毛,客岁下半年,他们家位于姚家洼的一套公房、一套私房面对拆迁,本来这是属于父母的财富,拆迁弥补问题该当要由四兄弟(老三归天)一路协商,但老迈和老五却背着别的两个兄弟,间接签了字。“按理来说母亲的财富,她得了老年痴呆症,由我们四个儿女到拆迁办打点手续,可是他兄弟两个也没通知我们这兄弟两个协商,签字也没叫我们俩去签,最初他们两个签了,拆迁款到了位房子就拆掉了。”毛家老二说。毛家老母亲曾经90多岁了,患上老年痴呆症曾经得到自理能力,房子拆迁之后,老迈在老船校附近租了一套小公寓,由老五来照应母亲。但不久前,老二和老四一次上门看望,却让兄弟间的矛盾迸发了。

  “我母亲此刻没有房子住,此刻年纪这么大90多岁,按社会合理来说白叟能住到七八楼吗,老娘的财富该当帮老娘先买一套房子,买个最低层的。”毛家老四说。

  毛家老二告诉记者,他们已经多次找过别的两个兄弟协商,但都没什么成果。“老迈就说本来姚家洼房子装修,他出了钱,公房房租是他交了一万多,他说我交了房租,就是我老迈的,任何人都别想了。”毛家老二还说。

  记者找到毛家老五,他告诉记者,私房拆迁确实补偿了近100万元,倒是他本人掏钱做的房子,别人有什么资历来分钱。“阿谁私房是我全资独资一小我做的,阿谁邻人也能够作证。这么多年,私房做了20年,他们没有提出什么诉求,并且阿谁房产证名字全都是我的,从办证买材料都是我一手一脚搞的。”毛家老五对记者说。

  老五说,昔时父母的工作岗亭被老二和老四顶替,为此两人多次说过不要父母这两套房。多年来,公房的房租和装修都是老迈担任,而私房是他掏钱从老宅根本上盖的新房,现在拆迁了却跑来争,他感觉这两个兄弟是无理取闹。

  “这个事本来是,阿谁老房子的时候,他们两个都有工作,一个顶替父亲一个顶替母亲。他们日子过的好一点,他们就说这个房子不要了,在良多场所说过,说我们放弃了,那些邻人都能够作证。”毛家老五还说。

  对于老五的说法,老四嗤之以鼻,他告诉记者,老迈的房子、老五的宅基地都是父母留下来的,两人拿了百万拆迁款,却把母亲安设在这么狭小陈旧、出行未便的出租屋内。

  “我此刻曾经告状到法院去了,第一个老娘此刻没有房子住,第二个赡养的事,退休工资他管,钱也不拿,老娘到哪里去吃。”毛家老四说。

  为了这笔拆迁款,兄弟间闹得交恶,亲情决裂,这又是何苦呢?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兄弟,但愿相互之间放下恩仇,好好协商,就没有什么问题是处理不了的。

  (来历:九江零距离)